塞浦路斯

作者:ceatec时间:2021/02/24

1、地理位置

      塞浦路斯位于地中海东北部,地处亚、非、欧三大洲海上交通要道,是继意大利西西里岛、撒丁岛之后地中海第三大岛,面积9251平方公里,与希腊、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埃及隔海相望。塞浦路斯属东2时区,比北京时间晚6个小时。每年3月底至10月底实行夏时制,比北京时间晚5个小时。


2、宏观经济

      2009年以来,塞浦路斯经济增长缓慢;2013年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影响,塞浦路斯爆发金融危机,国内主要银行亏损严重并出现倒闭,旅游、建筑、房地产等行业也受到波及;2015年经济止跌回升;2016年3月退出“三驾马车”救助计划,6月正式退出欧盟过度赤字监管程序,标志着塞浦路斯经济已渡过最困难时期。2018年,塞浦路斯经济增长3.9%,位居欧元区前列,经济总量已超越危机前水平,实现全面复苏。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塞浦路斯也难以独善其身,是欧盟28个成员国中最后一个出现确诊病例的国家。为防控疫情,塞浦路斯政府果断采取了停航、禁足等措施,尽管有效控制了疫情,但对塞浦路斯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经济增长率】2019年,塞浦路斯国内生产总值219.43亿欧元(按现价计算),同比增长3.2%,人均国民总收入(GNI)24067欧元,同比上升2.7%。按照塞浦路斯中央银行公布的数据,2019年塞浦路斯人均GDP为24920欧元。

【GDP构成】2019年,塞浦路斯全年最终消费支出178.38亿欧元,占GDP比重为81.3%,同比增长4.1%;固定资本投资总额41.88亿欧元,占GDP比重为19.1%,同比上升3.6%;出口156.07亿欧元,进口156.94亿欧元,贸易逆差0.87亿欧元。

【产业结构】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2019年,塞浦路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分别为2.3%、15.1%及82.6%。

【财政收支】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年财政收入90.47亿欧元,财政支出86.67亿欧元,财政盈余3.8亿欧元,占GDP的1.7%。

【外汇和黄金储备】据塞浦路斯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储备资产总额为9.2亿欧元,其中货币性黄金6.06亿欧元,特别提款权储备0.62亿欧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储备1.32亿欧元,外汇储备1.2亿欧元。

【公共债务】据塞浦路斯公共债务管理办公室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央政府债务为207.55亿欧元,债务净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18年底的102.5%降低至94.5%。其中,国内债务占19.2%,国外债务占80.8%;短期债务占1.7%,中长期债务占98.3%;证券债务占58.5%,贷款债务占41.5%。

【外债余额】根据塞浦路斯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外债余额为2053.03亿欧元,同比下降2%。其中,政府外债172.39亿欧元,同比增长7%。

【主权信用评级】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a2,展望为积极;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BB-,展望为积极;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BB-/A-3,展望为稳定。

【通货膨胀率】2019年年均通货膨胀率为0.3%。

【失业率】据塞浦路斯季度劳动力调查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塞浦路斯失业率为6.3%。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对塞浦路斯经济影响自2020年3月起开始显现。2020年一季度,塞浦路斯浦路斯GDP增长明显放缓。经季节性调整后,同比增长0.8%,环比下降1.3%;失业率7.3%,通货膨胀率0.6%,进口增长5.7%,出口下降21%。2020年二季度塞浦路斯GDP实际增长率为-11.9%,环比下降11.6%。为控制疫情传播而实行的封城及停业等禁令是导致二季度GDP出现严重下滑的原因,包括酒店餐饮业、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及通讯业、批发及零售业、汽车维修业、艺术娱乐及休闲业等。


3、自然资源

      塞浦路斯矿藏曾经以铜为主,岛上有四千多年的开采铜矿历史,当时的人们把铜视为稀世珍宝,于是用铜命名自己居住的岛屿,该岛一度被誉为“铜的故乡”。其他矿藏还有硫化铁、黄铁、铬、石棉、大理石、土性无机颜料等,但均已接近枯竭,开采量极小。近年来,该岛所在的东地中海区域发现丰富的油气资源。塞浦路斯森林面积1735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约19%。淡水资源紧缺。


4、基础设施

 4.1 公路 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底,塞浦路斯公路总里程为1.27万公里,其中高速路里程257公里,各主要城市间都有高速公路,有人居住的地方和山区都通有公路,路况较好。根据塞浦路斯统计据数据,截至2019年底,全国私人小汽车保有量59.6万辆,全国平均1.5人拥有1辆私人轿车。2019年新增机动车数量46896辆,同比下降5.2%。塞浦路斯驾驶习惯遵从英制,靠左行驶,路标多用希腊文和英文两种文字标识。

 4.2 铁路 塞浦路斯境内无铁路,国内交通主要依靠公路。

 4.3 空运 国际机场有拉纳卡和帕福斯两个机场,约有70家航空公司在此开通了连接120个城市的航线。机场可提供客运及货运、飞机加油、飞机维修、机上餐饮等服务,有许多专业代理提供上述服务。2017年,两个机场共运送旅客突破1000万人次,达1025万人次,同比增长约14%。2019年,机场共运送旅客1127万人次,同比增长3%。中国与塞浦路斯之间没有直航,可经迪拜、多哈、莫斯科、维也纳等地转机。

 4.4 水运 塞浦路斯主要港口有利马索尔、拉纳卡两个多用途港口,瓦西里科(Vassiliko)工业港口,以及莫尼(Moni)、德克里亚(Dekeleia)两个油轮码头。大约70条国际海运航线把塞浦路斯列入其固定航线,穿梭于五大洲之间。利马索尔港是全国最大和最主要的港口,集中了全国95%以上的集装箱业务和大部分散货业务。根据国际债权人的要求,塞浦路斯政府决定对利马索尔港口私有化。经过招标程序,塞浦路斯政府将游轮及综合码头运营权和集装箱码头运营权分别交由迪拜码头世界公司和德国欧洲之门公司运营。经过两年多的升级改造,集装箱码头吞吐能力达到50万标箱,新建的游轮码头在2019年接待了93艘游轮,同比增长40%。

 4.5 通信 塞浦路斯信息基础设施较为发达。2019年,塞浦路斯固定电话用户32.4万,移动电话用户124.3万,互联网用户数占总人口的86.1%,87.1%的家庭有固定宽带。塞浦路斯共有4家电信运营商,覆盖了全国主要城市和大部分农村地区。其中塞浦路斯国家电信公司(CYTA)是国有电信运营商,EPIC(原MTN)、Primetel、Cablenet等私有和国外的电信运营商业务发展较为迅速,在发展5G和无线宽带方面积极争抢市场。截至2019年底,CYTA公司占全国手机用户市场份额为54.9%,EPIC公司份额为33.6%,Primetel公司份额为10.3%,Cablenet份额为1.1%。2012年,塞浦路斯出台了2012-2020年数字发展战略,致力于通过推广信息技术高效执行欧盟2020数字议程。主要目标包括:到2020年所有家庭和企业均接入互联网且带宽达30兆以上;超过50%的家庭和企业互联网带宽在100兆以上;公共行政部门数字化水平大幅提高,为公众提供电子化服务,包括建设政府新一代网络,推广电子医疗、电子签名、文化遗址介绍电子化、旅行电子化、智慧城市等。塞浦路斯研究、创新和数字政策副部成立后不久即遭遇新冠疫情,该副部牵头在短时间内推出了多项远程政府服务,如短信申请出行系统、特殊就业补贴申请系统等,受到好评。

 4.6 电力 塞浦路斯电力供应充足,基本满足本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夏季用电高峰期不存在供电紧张的情况。国营的塞浦路斯电力局(EAC)曾经同时负责供电和输电,私营企业可以从事电力领域投资,但必须将电力出售给电力局,而无法直接面向市场用户售电。金融危机后,塞浦路斯政府决定推行电力市场自由化。2017年,塞浦路斯政府决定将输电系统从EAC中拆分出来,成立塞浦路斯电网公司(TSOC),并在2021年12月前实现电力市场自由化。

      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电力总装机容量为1793.6兆瓦(MW),其中燃油发电装机容量为1477.5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为288.9兆瓦,其他为27.2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比为17.6%。2019年末,塞浦路斯总发电506兆瓦,其中燃油发电量457.5兆瓦,可再生能源发电量47.5兆瓦,其他0.8兆瓦。

      据欧盟统计局数据,塞浦路斯对化石燃料能源的依赖程度在欧盟成员国中最高,化石燃料占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高达94%,对化石燃料的进口依赖度达103%,其中部分进口原油用以储备。根据欧盟2009/28/EC号指令,塞浦路斯政府已经提出,在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使用量(包括加热、发电、交通等)占能源总消耗量的13%的目标。2017年塞浦路斯可再生能源占比为9.7%。

      【三国电网联通项目】2016年7月,希腊、塞浦路斯、以色列同意成立亚欧电力互联公司(EuroAsiaInterconnector),启动三国电网联通项目,以结束电力网络相互隔绝的“孤岛”现状。根据计划,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克里特岛、阿提卡岛之间将铺设500千伏海底电缆,电缆总长为1518千米,最深处为海底3000米,在陆地上将建设高压直流输电电站,预计传输承载量为1000兆瓦。工程预计造价35亿欧元,目前仍处于招标准备阶段。


5、发展规划

      近几年来塞浦路斯一直努力按照欧盟和欧元区的要求,对经济政策、经济结构进行调整,以保持经济稳定和持续发展,并在通货膨胀率等方面与马歇尔标准接轨。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和欧元区以后,继续融入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经济稳定持续发展。受金融危机影响,塞浦路斯经济也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政府推出一系列刺激经济计划,进一步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对利马索尔、拉纳卡港口设施进行改扩建,加大绿色能源开发力度,建设能源中心,发展光能、风能发电,对南部专属经济区进行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探开发,努力改善投资环境和旅游设施,大力吸引外资和游客,努力将塞浦路斯发展成为地中海区域性金融中心、东地中海能源枢纽以及旅游胜地。

      2018年2月,阿纳斯塔西亚迪斯总统连任,宣布了一系列旨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构性改革方案。未来五年,新政府的主要政策目标是全面恢复经济,并为中长期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努力实现公民充分就业。为实现该目标,政府将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来维持宏观经济稳定,管控公共财政可持续发展,推进金融体系有序运作,维护创业投资的良好环境,提升经济竞争力。主要改革举措包括:

(1)进行司法体制改革,设立商事法庭;

(2)改革地方政府,提高行政的可持续性和高效性;

(3)实施财务上可行的国民医疗计划;

(4)实施公共服务机构人员招录、晋升、评估改革;

(5)实施旅游发展战略,扩大对酒店业的投资、提升航空网络的通达性,建设博彩度假村和游艇码头等基础设施;

(6)根据《投资法》对项目许可程序进行简化;

(7)建立独立的保险和公积金监督管理局;

(8)推行新的投资基金管理法规框架;

(9)加强对新设立研究和创新机构的管理;

(10)出台新的法规,提升公立大学、研究机构向市场转化成果的能力;

(11)对国有电信公司、证券交易所和彩票行业实施部分业务私有化;

(12)改善塞航运产业发展前景;

(13)实施能源规划,建立天然气基础设施以及管理未来天然气收入的主权基金。

      【成立研究、创新、数字政策副部】2020年3月1日,塞浦路斯研究、创新和数字政策副部正式成立,首任副部长为科基诺斯(Kyriacos Kokkinos)。这是塞浦路斯继2018年成立航运副部和2019年成立旅游副部之后,新成立的第三个副部级单位。下辖信息技术服务司和电子通讯司,将负责统一协调相关政策。

      【专属经济区近海天然气勘探开发】塞浦路斯所在的东地中海被认为是天然气资源丰富地区,塞浦路斯政府对天然气开发寄予厚望,希望将自身打造为地区能源中心,并计划成立国家投资基金,管理天然气收入。为此,塞浦路斯政府将南部专属经济区划分为13个区块,进行了三轮勘探开发招标,美国埃克森美孚、美国诺布尔、荷兰皇家壳牌、法国道达尔、意大利埃尼、卡塔尔石油、以色列Delek集团等多家公司中标。目前,最接近商用的是位于12号区块的阿芙洛狄特气田,储量约4.5万亿立方英尺,于2011年由诺布尔能源公司、Delek集团发现,预计将自2025年开始正式投产。2018年意大利埃尼能源公司在6号区块发现的卡利普索气田估计规模与阿芙洛狄特气田相仿。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公司在10号区块发现的Glaucus气田,预计储量达5-8万亿立方英尺,是塞迄今发现的最大规模气田。

      油气资源开发也成为了塞土争端的新焦点。土耳其不承认塞专属经济区权利,不顾欧盟的再三警告和塞浦路斯的强烈反对,派出两艘勘探船在塞海域进行油气勘探,并多次派军舰骚扰塞方委托的勘探船只作业。2019年7月,欧盟决定对土耳其实施政治和金融制裁。

      受新冠疫情影响,道达尔、埃尼、壳牌等公司已经宣布,推迟原定2020年在塞专属经济区海域的勘探计划开展。

      【博彩度假村项目】2015年7月,塞浦路斯议会通过了允许塞浦路斯建设赌场和使赌博业合法化的博彩业议案。2016年,香港新濠国际集团牵头的财团获得唯一授权,负责建设运营“地中海梦之城”博彩度假村和四个卫星赌场。“地中海梦之城”位于海滨城市利马索尔以西,总投资约5.5亿欧元,已于2019年开始建设,预计于2021年正式建成。目前,分别位于尼克西亚、拉纳卡、帕福斯和阿依纳帕的卫星赌场,以及利马索尔临时赌场均已开始运营。

      【拉纳卡码头港口再开发项目】2020年2月,塞浦路斯交通部长卡罗索斯表示,塞浦路斯政府已与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合资公司Kition  Ocean Holdings达成一致,推进拉纳卡码头港口再开发项目。根据计划,合资公司将升级并扩建拉纳卡港口,将其打造为游轮、货运和能源公司的集散地。同时将扩建现有码头,使其能够容纳650艘5-150米长的船只和游艇,还将兴建餐饮区、娱乐区、绿化区、酒店、商业场所、豪华别墅和一个医疗教育中心。整个项目占地22万平方米,预计耗资12亿欧元,可创造4000个就业岗位。项目建设周期10年,许可期40年。


6、双边合作

      1973年9月,中塞两国政府签订《贸易和支付协定》,开始记账贸易。1981年2月签订以现汇贸易为主要内容的《贸易协定》,在2004年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后应塞方要求终止。迄今,中塞两国已签署了《海运协定》(1990年8月)、《避免双重征税协定》(1990年10月)、《投资保护协定》(2001年1月)和《经济合作协定》(2006年8月)、《科技创新合作协定》(2015年9月)、《立法机构合作备忘录》(2018年10月)、《塞浦路斯乳制品输华议定书》(2018年11月)和《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2019年4月)。中塞经济联委会是中塞两国政府间经贸磋商机制,自1987年召开第一次会议以来,迄今已经举办7次会议。

【中塞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中国与塞浦路斯实现进出口贸易额6.36亿美元,同比下降19.7%,其中中国对塞浦路斯出口5.8亿美元,下降21.3%;自塞浦路斯进口0.55亿美元,增长2.4%。据塞浦路斯统计局统计,2019年,塞浦路斯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约为4.94亿美元,下降4.6%,其中塞浦路斯对中国出口3847万美元,下降49.6%;塞浦路斯自中国进口4.58亿美元,下降2.1%。

      塞浦路斯对中国出口规模较小,主要出口为药品、蔬菜水果、光学照相机等仪器设备等,2019年出口额分别为1675万美元、1164万美元和217万美元。塞浦路斯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船舶、机械器具和电机电器设备,2019年进口额分别为8022万美元、6757万美元和6533万美元。

【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塞浦路斯对华直接投资项目22个,实际使用资金730万美元,同比下降25.1%。截至2019年末,塞浦路斯对华直接投资项目270个,实际使用资金1.85亿美元。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对塞浦路斯直接投资流量8242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塞浦路斯直接投资存量10.6亿美元。中国企业对塞浦路斯主要投资项目包括浙江金科文化股份公司收购在塞浦路斯管理运营的“会说话的汤姆猫”(Outfit 7)游戏开发公司,广东达华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塞浦路斯一家卫星轨道公司,广东景程寰球公司参与投资建设塞浦路斯阿依纳帕五星级酒店项目等。

【工程承包】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在塞浦路斯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份,新签合同额5.7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8.59万美元。新签大型承包工程项目包括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塞浦路斯液化天然气(LNG)终端项目等。2019年12月,中石油管道局工程公司牵头的联合体与塞浦路斯天然气公共公司就塞浦路斯液化天然气(LNG)终端设施项目签署合约。联合体将提供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建设永久停泊FSRU的海上基础设施,和输往瓦西利科斯电厂的天然气管道。该项目实现了十年来中资企业在塞浦路斯承包工程“零的突破”,也是中石油管道局首次进入欧洲市场。

【劳务合作】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9年底,中国企业在塞浦路斯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310人,年末在塞浦路斯劳务人员411人。塞浦路斯对外国劳务输入限制较为严格,目前中国到塞浦路斯的劳务数量不多,主要集中在餐饮、海员、家政服务、农场和零售业等服务行业。

【货币互换协议】中国未与塞浦路斯直接签署货币互换协议。2013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与欧洲中央银行签署了3年期规模为350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2016年9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同意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有效期延展3年至2019年10月8日,互换规模仍为3500亿元人民币/450亿欧元。2019年10月,中塞双方再次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保持不变,协议有效期三年。


7、投资风险

      除了解塞浦路斯整体政治、经济环境外,在塞浦路斯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事前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事中做好风险规避和管理工作,切实保障自身利益。包括对项目或贸易客户及相关方的资信调查和评估,对投资或承包工程国家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分析和规避,对项目本身实施的可行性分析等。相关企业应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包括贸易、投资、承包工程和劳务类信用保险、财产保险、人身安全保险等,银行的保理业务和福费廷业务,各类担保业务(政府担保、商业担保、保函)等。

      建议企业在开展对外投资合作过程中使用中国政策性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保障产品;也可使用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提供的商业担保服务。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是由国家出资设立、支持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与合作、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是中国唯一承办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金融机构。公司支持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保险产品包括短期出口信用保险、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海外投资保险和融资担保等,对因投资所在国(地区)发生的国有化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违约等政治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风险保障。了解相关服务,请登录该公司网站地址:www.sinosure.com.cn

      如果在没有有效风险规避情况下发生了风险损失,也要根据损失情况尽快通过自身或相关手段追偿损失。通过信用保险机构承保的业务,则由信用保险机构定损核赔、补偿风险损失,相关机构协助信用保险机构追偿。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

CHINA-EUROPE ASSOCIATION FOR TECHNICAL & ECONOMIC COOPERATIO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 邮编:100710

电话:010-6451 6951 邮箱:office@ceatec.org.cn 传真:010-6451 5497

ICP备案:京ICP备1704683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452号

中欧经济技术合作协会版权所有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


塞浦路斯

作者:ceatec时间:2021/02/24

1、地理位置

      塞浦路斯位于地中海东北部,地处亚、非、欧三大洲海上交通要道,是继意大利西西里岛、撒丁岛之后地中海第三大岛,面积9251平方公里,与希腊、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埃及隔海相望。塞浦路斯属东2时区,比北京时间晚6个小时。每年3月底至10月底实行夏时制,比北京时间晚5个小时。


2、宏观经济

      2009年以来,塞浦路斯经济增长缓慢;2013年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影响,塞浦路斯爆发金融危机,国内主要银行亏损严重并出现倒闭,旅游、建筑、房地产等行业也受到波及;2015年经济止跌回升;2016年3月退出“三驾马车”救助计划,6月正式退出欧盟过度赤字监管程序,标志着塞浦路斯经济已渡过最困难时期。2018年,塞浦路斯经济增长3.9%,位居欧元区前列,经济总量已超越危机前水平,实现全面复苏。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塞浦路斯也难以独善其身,是欧盟28个成员国中最后一个出现确诊病例的国家。为防控疫情,塞浦路斯政府果断采取了停航、禁足等措施,尽管有效控制了疫情,但对塞浦路斯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经济增长率】2019年,塞浦路斯国内生产总值219.43亿欧元(按现价计算),同比增长3.2%,人均国民总收入(GNI)24067欧元,同比上升2.7%。按照塞浦路斯中央银行公布的数据,2019年塞浦路斯人均GDP为24920欧元。

【GDP构成】2019年,塞浦路斯全年最终消费支出178.38亿欧元,占GDP比重为81.3%,同比增长4.1%;固定资本投资总额41.88亿欧元,占GDP比重为19.1%,同比上升3.6%;出口156.07亿欧元,进口156.94亿欧元,贸易逆差0.87亿欧元。

【产业结构】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2019年,塞浦路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分别为2.3%、15.1%及82.6%。

【财政收支】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年财政收入90.47亿欧元,财政支出86.67亿欧元,财政盈余3.8亿欧元,占GDP的1.7%。

【外汇和黄金储备】据塞浦路斯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储备资产总额为9.2亿欧元,其中货币性黄金6.06亿欧元,特别提款权储备0.62亿欧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储备1.32亿欧元,外汇储备1.2亿欧元。

【公共债务】据塞浦路斯公共债务管理办公室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央政府债务为207.55亿欧元,债务净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18年底的102.5%降低至94.5%。其中,国内债务占19.2%,国外债务占80.8%;短期债务占1.7%,中长期债务占98.3%;证券债务占58.5%,贷款债务占41.5%。

【外债余额】根据塞浦路斯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外债余额为2053.03亿欧元,同比下降2%。其中,政府外债172.39亿欧元,同比增长7%。

【主权信用评级】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a2,展望为积极;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BB-,展望为积极;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对塞浦路斯主权信用评级为BBB-/A-3,展望为稳定。

【通货膨胀率】2019年年均通货膨胀率为0.3%。

【失业率】据塞浦路斯季度劳动力调查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塞浦路斯失业率为6.3%。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对塞浦路斯经济影响自2020年3月起开始显现。2020年一季度,塞浦路斯浦路斯GDP增长明显放缓。经季节性调整后,同比增长0.8%,环比下降1.3%;失业率7.3%,通货膨胀率0.6%,进口增长5.7%,出口下降21%。2020年二季度塞浦路斯GDP实际增长率为-11.9%,环比下降11.6%。为控制疫情传播而实行的封城及停业等禁令是导致二季度GDP出现严重下滑的原因,包括酒店餐饮业、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及通讯业、批发及零售业、汽车维修业、艺术娱乐及休闲业等。


3、自然资源

      塞浦路斯矿藏曾经以铜为主,岛上有四千多年的开采铜矿历史,当时的人们把铜视为稀世珍宝,于是用铜命名自己居住的岛屿,该岛一度被誉为“铜的故乡”。其他矿藏还有硫化铁、黄铁、铬、石棉、大理石、土性无机颜料等,但均已接近枯竭,开采量极小。近年来,该岛所在的东地中海区域发现丰富的油气资源。塞浦路斯森林面积1735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约19%。淡水资源紧缺。


4、基础设施

 4.1 公路 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底,塞浦路斯公路总里程为1.27万公里,其中高速路里程257公里,各主要城市间都有高速公路,有人居住的地方和山区都通有公路,路况较好。根据塞浦路斯统计据数据,截至2019年底,全国私人小汽车保有量59.6万辆,全国平均1.5人拥有1辆私人轿车。2019年新增机动车数量46896辆,同比下降5.2%。塞浦路斯驾驶习惯遵从英制,靠左行驶,路标多用希腊文和英文两种文字标识。

 4.2 铁路 塞浦路斯境内无铁路,国内交通主要依靠公路。

 4.3 空运 国际机场有拉纳卡和帕福斯两个机场,约有70家航空公司在此开通了连接120个城市的航线。机场可提供客运及货运、飞机加油、飞机维修、机上餐饮等服务,有许多专业代理提供上述服务。2017年,两个机场共运送旅客突破1000万人次,达1025万人次,同比增长约14%。2019年,机场共运送旅客1127万人次,同比增长3%。中国与塞浦路斯之间没有直航,可经迪拜、多哈、莫斯科、维也纳等地转机。

 4.4 水运 塞浦路斯主要港口有利马索尔、拉纳卡两个多用途港口,瓦西里科(Vassiliko)工业港口,以及莫尼(Moni)、德克里亚(Dekeleia)两个油轮码头。大约70条国际海运航线把塞浦路斯列入其固定航线,穿梭于五大洲之间。利马索尔港是全国最大和最主要的港口,集中了全国95%以上的集装箱业务和大部分散货业务。根据国际债权人的要求,塞浦路斯政府决定对利马索尔港口私有化。经过招标程序,塞浦路斯政府将游轮及综合码头运营权和集装箱码头运营权分别交由迪拜码头世界公司和德国欧洲之门公司运营。经过两年多的升级改造,集装箱码头吞吐能力达到50万标箱,新建的游轮码头在2019年接待了93艘游轮,同比增长40%。

 4.5 通信 塞浦路斯信息基础设施较为发达。2019年,塞浦路斯固定电话用户32.4万,移动电话用户124.3万,互联网用户数占总人口的86.1%,87.1%的家庭有固定宽带。塞浦路斯共有4家电信运营商,覆盖了全国主要城市和大部分农村地区。其中塞浦路斯国家电信公司(CYTA)是国有电信运营商,EPIC(原MTN)、Primetel、Cablenet等私有和国外的电信运营商业务发展较为迅速,在发展5G和无线宽带方面积极争抢市场。截至2019年底,CYTA公司占全国手机用户市场份额为54.9%,EPIC公司份额为33.6%,Primetel公司份额为10.3%,Cablenet份额为1.1%。2012年,塞浦路斯出台了2012-2020年数字发展战略,致力于通过推广信息技术高效执行欧盟2020数字议程。主要目标包括:到2020年所有家庭和企业均接入互联网且带宽达30兆以上;超过50%的家庭和企业互联网带宽在100兆以上;公共行政部门数字化水平大幅提高,为公众提供电子化服务,包括建设政府新一代网络,推广电子医疗、电子签名、文化遗址介绍电子化、旅行电子化、智慧城市等。塞浦路斯研究、创新和数字政策副部成立后不久即遭遇新冠疫情,该副部牵头在短时间内推出了多项远程政府服务,如短信申请出行系统、特殊就业补贴申请系统等,受到好评。

 4.6 电力 塞浦路斯电力供应充足,基本满足本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夏季用电高峰期不存在供电紧张的情况。国营的塞浦路斯电力局(EAC)曾经同时负责供电和输电,私营企业可以从事电力领域投资,但必须将电力出售给电力局,而无法直接面向市场用户售电。金融危机后,塞浦路斯政府决定推行电力市场自由化。2017年,塞浦路斯政府决定将输电系统从EAC中拆分出来,成立塞浦路斯电网公司(TSOC),并在2021年12月前实现电力市场自由化。

      据塞浦路斯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底,塞浦路斯电力总装机容量为1793.6兆瓦(MW),其中燃油发电装机容量为1477.5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为288.9兆瓦,其他为27.2兆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比为17.6%。2019年末,塞浦路斯总发电506兆瓦,其中燃油发电量457.5兆瓦,可再生能源发电量47.5兆瓦,其他0.8兆瓦。

      据欧盟统计局数据,塞浦路斯对化石燃料能源的依赖程度在欧盟成员国中最高,化石燃料占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高达94%,对化石燃料的进口依赖度达103%,其中部分进口原油用以储备。根据欧盟2009/28/EC号指令,塞浦路斯政府已经提出,在202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使用量(包括加热、发电、交通等)占能源总消耗量的13%的目标。2017年塞浦路斯可再生能源占比为9.7%。

      【三国电网联通项目】2016年7月,希腊、塞浦路斯、以色列同意成立亚欧电力互联公司(EuroAsiaInterconnector),启动三国电网联通项目,以结束电力网络相互隔绝的“孤岛”现状。根据计划,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克里特岛、阿提卡岛之间将铺设500千伏海底电缆,电缆总长为1518千米,最深处为海底3000米,在陆地上将建设高压直流输电电站,预计传输承载量为1000兆瓦。工程预计造价35亿欧元,目前仍处于招标准备阶段。


5、发展规划

      近几年来塞浦路斯一直努力按照欧盟和欧元区的要求,对经济政策、经济结构进行调整,以保持经济稳定和持续发展,并在通货膨胀率等方面与马歇尔标准接轨。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和欧元区以后,继续融入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经济稳定持续发展。受金融危机影响,塞浦路斯经济也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政府推出一系列刺激经济计划,进一步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对利马索尔、拉纳卡港口设施进行改扩建,加大绿色能源开发力度,建设能源中心,发展光能、风能发电,对南部专属经济区进行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探开发,努力改善投资环境和旅游设施,大力吸引外资和游客,努力将塞浦路斯发展成为地中海区域性金融中心、东地中海能源枢纽以及旅游胜地。

      2018年2月,阿纳斯塔西亚迪斯总统连任,宣布了一系列旨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构性改革方案。未来五年,新政府的主要政策目标是全面恢复经济,并为中长期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努力实现公民充分就业。为实现该目标,政府将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来维持宏观经济稳定,管控公共财政可持续发展,推进金融体系有序运作,维护创业投资的良好环境,提升经济竞争力。主要改革举措包括:

(1)进行司法体制改革,设立商事法庭;

(2)改革地方政府,提高行政的可持续性和高效性;

(3)实施财务上可行的国民医疗计划;

(4)实施公共服务机构人员招录、晋升、评估改革;

(5)实施旅游发展战略,扩大对酒店业的投资、提升航空网络的通达性,建设博彩度假村和游艇码头等基础设施;

(6)根据《投资法》对项目许可程序进行简化;

(7)建立独立的保险和公积金监督管理局;

(8)推行新的投资基金管理法规框架;

(9)加强对新设立研究和创新机构的管理;

(10)出台新的法规,提升公立大学、研究机构向市场转化成果的能力;

(11)对国有电信公司、证券交易所和彩票行业实施部分业务私有化;

(12)改善塞航运产业发展前景;

(13)实施能源规划,建立天然气基础设施以及管理未来天然气收入的主权基金。

      【成立研究、创新、数字政策副部】2020年3月1日,塞浦路斯研究、创新和数字政策副部正式成立,首任副部长为科基诺斯(Kyriacos Kokkinos)。这是塞浦路斯继2018年成立航运副部和2019年成立旅游副部之后,新成立的第三个副部级单位。下辖信息技术服务司和电子通讯司,将负责统一协调相关政策。

      【专属经济区近海天然气勘探开发】塞浦路斯所在的东地中海被认为是天然气资源丰富地区,塞浦路斯政府对天然气开发寄予厚望,希望将自身打造为地区能源中心,并计划成立国家投资基金,管理天然气收入。为此,塞浦路斯政府将南部专属经济区划分为13个区块,进行了三轮勘探开发招标,美国埃克森美孚、美国诺布尔、荷兰皇家壳牌、法国道达尔、意大利埃尼、卡塔尔石油、以色列Delek集团等多家公司中标。目前,最接近商用的是位于12号区块的阿芙洛狄特气田,储量约4.5万亿立方英尺,于2011年由诺布尔能源公司、Delek集团发现,预计将自2025年开始正式投产。2018年意大利埃尼能源公司在6号区块发现的卡利普索气田估计规模与阿芙洛狄特气田相仿。2019年3月,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公司在10号区块发现的Glaucus气田,预计储量达5-8万亿立方英尺,是塞迄今发现的最大规模气田。

      油气资源开发也成为了塞土争端的新焦点。土耳其不承认塞专属经济区权利,不顾欧盟的再三警告和塞浦路斯的强烈反对,派出两艘勘探船在塞海域进行油气勘探,并多次派军舰骚扰塞方委托的勘探船只作业。2019年7月,欧盟决定对土耳其实施政治和金融制裁。

      受新冠疫情影响,道达尔、埃尼、壳牌等公司已经宣布,推迟原定2020年在塞专属经济区海域的勘探计划开展。

      【博彩度假村项目】2015年7月,塞浦路斯议会通过了允许塞浦路斯建设赌场和使赌博业合法化的博彩业议案。2016年,香港新濠国际集团牵头的财团获得唯一授权,负责建设运营“地中海梦之城”博彩度假村和四个卫星赌场。“地中海梦之城”位于海滨城市利马索尔以西,总投资约5.5亿欧元,已于2019年开始建设,预计于2021年正式建成。目前,分别位于尼克西亚、拉纳卡、帕福斯和阿依纳帕的卫星赌场,以及利马索尔临时赌场均已开始运营。

      【拉纳卡码头港口再开发项目】2020年2月,塞浦路斯交通部长卡罗索斯表示,塞浦路斯政府已与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合资公司Kition  Ocean Holdings达成一致,推进拉纳卡码头港口再开发项目。根据计划,合资公司将升级并扩建拉纳卡港口,将其打造为游轮、货运和能源公司的集散地。同时将扩建现有码头,使其能够容纳650艘5-150米长的船只和游艇,还将兴建餐饮区、娱乐区、绿化区、酒店、商业场所、豪华别墅和一个医疗教育中心。整个项目占地22万平方米,预计耗资12亿欧元,可创造4000个就业岗位。项目建设周期10年,许可期40年。


6、双边合作

      1973年9月,中塞两国政府签订《贸易和支付协定》,开始记账贸易。1981年2月签订以现汇贸易为主要内容的《贸易协定》,在2004年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后应塞方要求终止。迄今,中塞两国已签署了《海运协定》(1990年8月)、《避免双重征税协定》(1990年10月)、《投资保护协定》(2001年1月)和《经济合作协定》(2006年8月)、《科技创新合作协定》(2015年9月)、《立法机构合作备忘录》(2018年10月)、《塞浦路斯乳制品输华议定书》(2018年11月)和《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2019年4月)。中塞经济联委会是中塞两国政府间经贸磋商机制,自1987年召开第一次会议以来,迄今已经举办7次会议。

【中塞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中国与塞浦路斯实现进出口贸易额6.36亿美元,同比下降19.7%,其中中国对塞浦路斯出口5.8亿美元,下降21.3%;自塞浦路斯进口0.55亿美元,增长2.4%。据塞浦路斯统计局统计,2019年,塞浦路斯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约为4.94亿美元,下降4.6%,其中塞浦路斯对中国出口3847万美元,下降49.6%;塞浦路斯自中国进口4.58亿美元,下降2.1%。

      塞浦路斯对中国出口规模较小,主要出口为药品、蔬菜水果、光学照相机等仪器设备等,2019年出口额分别为1675万美元、1164万美元和217万美元。塞浦路斯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船舶、机械器具和电机电器设备,2019年进口额分别为8022万美元、6757万美元和6533万美元。

【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塞浦路斯对华直接投资项目22个,实际使用资金730万美元,同比下降25.1%。截至2019年末,塞浦路斯对华直接投资项目270个,实际使用资金1.85亿美元。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对塞浦路斯直接投资流量8242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塞浦路斯直接投资存量10.6亿美元。中国企业对塞浦路斯主要投资项目包括浙江金科文化股份公司收购在塞浦路斯管理运营的“会说话的汤姆猫”(Outfit 7)游戏开发公司,广东达华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塞浦路斯一家卫星轨道公司,广东景程寰球公司参与投资建设塞浦路斯阿依纳帕五星级酒店项目等。

【工程承包】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在塞浦路斯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份,新签合同额5.7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8.59万美元。新签大型承包工程项目包括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塞浦路斯液化天然气(LNG)终端项目等。2019年12月,中石油管道局工程公司牵头的联合体与塞浦路斯天然气公共公司就塞浦路斯液化天然气(LNG)终端设施项目签署合约。联合体将提供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建设永久停泊FSRU的海上基础设施,和输往瓦西利科斯电厂的天然气管道。该项目实现了十年来中资企业在塞浦路斯承包工程“零的突破”,也是中石油管道局首次进入欧洲市场。

【劳务合作】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9年底,中国企业在塞浦路斯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310人,年末在塞浦路斯劳务人员411人。塞浦路斯对外国劳务输入限制较为严格,目前中国到塞浦路斯的劳务数量不多,主要集中在餐饮、海员、家政服务、农场和零售业等服务行业。

【货币互换协议】中国未与塞浦路斯直接签署货币互换协议。2013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与欧洲中央银行签署了3年期规模为350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2016年9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同意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有效期延展3年至2019年10月8日,互换规模仍为3500亿元人民币/450亿欧元。2019年10月,中塞双方再次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保持不变,协议有效期三年。


7、投资风险

      除了解塞浦路斯整体政治、经济环境外,在塞浦路斯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事前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事中做好风险规避和管理工作,切实保障自身利益。包括对项目或贸易客户及相关方的资信调查和评估,对投资或承包工程国家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分析和规避,对项目本身实施的可行性分析等。相关企业应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包括贸易、投资、承包工程和劳务类信用保险、财产保险、人身安全保险等,银行的保理业务和福费廷业务,各类担保业务(政府担保、商业担保、保函)等。

      建议企业在开展对外投资合作过程中使用中国政策性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保障产品;也可使用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提供的商业担保服务。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是由国家出资设立、支持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与合作、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是中国唯一承办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金融机构。公司支持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保险产品包括短期出口信用保险、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海外投资保险和融资担保等,对因投资所在国(地区)发生的国有化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违约等政治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风险保障。了解相关服务,请登录该公司网站地址:www.sinosure.com.cn

      如果在没有有效风险规避情况下发生了风险损失,也要根据损失情况尽快通过自身或相关手段追偿损失。通过信用保险机构承保的业务,则由信用保险机构定损核赔、补偿风险损失,相关机构协助信用保险机构追偿。